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

日期:2020-03-26 18:07: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808
26万人,在房间里共享影像的,你相信吗?连都不敢拍的情节,如今就真实发生在韩国社会中。2018年下半年开始,年仅19岁读高三的“godgod”(网络昵称)通过盗取受害女性个人信息,要挟他们拍摄各种性、

26万人,在房间里共享影像的,你相信吗?

连都不敢拍的情节,如今就真实发生在韩国社会中。

2018年下半年开始,年仅19岁读高三的“godgod”(网络昵称)通过盗取受害女性个人信息,要挟他们拍摄各种性、从而进行各种性剥削,使受害者最终沦为隶。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

这些性剥削,全被发布在编号1~8的telegram秘密聊天房里,供所谓“会员”观看并收取会员费

根据不同等级,这些聊天房收取的费用还不一样,从20~150万韩元不等。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

越高等级的聊天房,越能看到更残忍的待。

在聊天房里,他们称受害女孩为“来月经的东西”,根本不把她们当作人对待。

后来将聊天房发展壮大的韩国男性“赵博士”(网络昵称)除了威胁要求拍摄不雅和照片外,还要求受害者用刀子在皮肤刻上“奴隶”二字,甚至对她们进行。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3)

目前,“N号房”事件主犯“赵博士”的长相和身份信息已经被公开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4)

这个事件中的大部分受害者,几乎是20岁以下青少年。据称,最小还有25-26个月大的女婴。

根据聊天室成员坦露,每天有2个女性成为新的

该事件被称为“n号房”

当“n号房”火了之后,其他类型的房间也如雨后竹笋般增长起来。

根据“会员”的喜好,越来越多被建立起来。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5)

更甚者,“n号房”成员还会将女性艺人的脸(包括10代女性艺人)与裸体照片进行合成,供房间会员娱乐。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6)

最令人窒息的是,n号房的累计参与者,预计达到26万人,相当于韩国男性人口的1%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7)

由于房间付费价格较高,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极大可能存在一起付费共享观看的情况出现。

在韩国,女性被侵害的事件早就屡见不鲜。

去年韩国30家酒店42个房间里,发现都被偷偷安装了隐形摄像头。

从换装到洗澡,1600多名客人(尤其是女性)的私密,都发布在网络上。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8)

韩国女性一直深受隐形摄像头的。

从2010年到2015年,非法偷拍的犯罪事件增加了6489件,而84%的受害者都为女性。

去年轰动一时的郑俊英偷拍门事件中,郑俊英、崔钟勋等人集体性侵醉酒女性,并非法偷拍传播性关系。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9)

郑俊英、崔钟勋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和5年

在他们所建立的群聊中,受害女性多达十余名。

他们的聊天记录,时常出现给女性喂食安眠药、女性、后偷拍成小等字眼。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0)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1)

而连韩国小学生,都会学着大人,在家里偷拍妈妈,把隐私照片发布到网络上来。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2)

这股被侵害的风气,连女性艺人都没被放过。

歌手具荷拉因男友家暴提出分手,却没想到被他偷偷拍下,并拿此作为公然要挟—

逼她下跪道歉、声称要断送她的演艺生涯。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3)

轰动一时的韩国张紫妍事件中,这位26岁的女演员被爆出曾在2005-2009年期间,被公司逼着为大企业、新闻媒体高层、演艺圈人士等32名男性提供上百次性服务。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4)

韩国著名导演金基德,在节目《PD手册》中,被爆出经常假借拍戏缘由性侵女演员。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5)

玩物的最后一幕,有这样触目惊心的数据:女艺人中,有45.3%的人曾被要求陪酒,超过62%的人曾被节目相关的人员或者社会有势力者要求进行性接待。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6)

在男女平权障碍重重的韩国社会里,韩国女性,总低人一等。

网剧就算敏感点也无妨有这样一个故事,表面上受人爱戴的大学教授,上课日常竟是污蔑、取笑女学生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7)

还把性犯罪出现的原因,归结为女性自身不检点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8)

对女性轻薄的态度,还会被堂而皇之地写进节目的freestyle里: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19)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0)

San-E现场表演(肢体)冒犯到艾琳

好在王嘉尔在中间阻挡

参与“n号房”的会员,觉得观看是理所当然的事,纯粹把受害女性当作被物化的商品来消费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1)

甚至以前女性偶像的出现,几乎被等同是性消费产品。

众所周知,当年很多韩国小公司女团出道,都被逼着走大尺度性感路线来迎合男性受众。

过于暴露的穿着、舞蹈MV中明显的性暗示,变成了约定俗成女性偶像要走的路子。

男性把女性物化、当成商品来消费。

在韩国社会潜移默化的刻板观念下,男性们越来越觉得女性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服务自己。

大环境的纵容,使得韩国女性遇到“被侵害”时,变得越来越不敢发声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2)

“n号房”事件中,许多未成年女孩在接受采访时,都对自己被性侵的行为感到羞耻,不敢寻求帮助。

韩剧LIVE女主角静吴,在高二的时候曾遭受两个男人的。而她至今都没有告诉母亲,反而选择独自默默承受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3)

难道她们不想发声、不想反击吗?

我们分明看到,“n号房”事件一出李惠利、孙秀贤等艺人第一时间实名发声,要求公开涉案人员真实身份。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4)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5)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6)

男性艺人边伯贤、朴灿烈等也出来发声

韩国女检察官徐志贤现身JTBC 皇牌新闻节目《Newsroom》公开自己曾被高级官员性侵的经历,由此掀起了韩国的“MeToo”运动。

一些冠冕堂皇的名人,终于被揭开了不为人知的卑劣面。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7)

为支持遭遇暴力的具荷拉,韩国几万女性跑到街头,抗议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偷拍犯罪行为,要求杜绝“复仇”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8)

可是这些做法,看起来还是显得杯水车薪。

因为我们依旧看到,在现实生活中,面对女性意识的觉醒,不少韩国男性还是会站在对立面。

被我们当做女性偶像的艺人们,还会成为被男性拿来恶意戏弄的“工具”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29)

主演《82年生的金智英》的郑裕美,遭受了不少男性网友的恶意攻击。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30)

为这部小说和发声的裴珠泫,还被自己的男性粉丝反复在社会平台上辱骂和攻击,通过剪毁或烧毁照片来泄愤。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31)

我们该知道,女性单方面的发声,是不够的。

如果韩国男人依旧觉得“没必要”依旧事不关己,依旧把消费女性当作一件正常的事—

那么没有人可以保证,下一个受害者,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

仅仅只是把女性当作一个“人”而不是“商品”真就那么难吗?

巨大的改变,也是由一个人小小的勇气开始的。

下意识沉默、下意识纵容、下意识事不关己,都会让这燃起的火焰再次被熄灭。

如果是一个人,可能会做不到;

所以,让我们一起来改变吧。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32)

N号房事件,有人推测参与者不止26万,不会是他们的至亲之人(图33)

在无数个未知的道路中。

我向着微弱的光芒走去。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在那再次重逢的世界

再次重逢的世界

少女时代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号房

号房,旧时守门者的俗称。

至亲

至亲,名词,指血统关系最亲近的戚属,也指其他关系很亲密的人:骨肉至亲|至亲笃好|天下至亲,不过兄弟。1.最亲近的亲戚。《礼记·三年问》:“至亲以期断。”此指父母。《汉书·孔光传》:“上即位二十五年,无继嗣,至亲有同产弟中山孝王及同产弟子定陶王在。”宋李上交《近事会元》卷八:“唐明皇开元十年九月,禁诸王、公主、驸马外戚家,除非至亲以外,不得出入门庭,妄说言语。”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