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

日期:2021-05-05 20:21:2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252
上周四,NBA董事会投票通过了22支球队复赛的计划,初步定于7月31日正式开赛。与此同时,我们还了解到联盟在其他事项上的打算,8月25日举行抽签仪式,10月15日举行选秀大会。多位人士称,如果因疫情影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1)

上周四,NBA董事会投票通过了22支球队复赛的计划,初步定于7月31日正式开赛。与此同时,我们还了解到联盟在其他事项上的打算,8月25日举行抽签仪式,10月15日举行选秀大会。

多位人士称,如果因疫情影响需要再度推迟比赛的话,选秀的日期也会随之推迟。不过按照现在的日程安排,30支球队将有足够的时间继续寻找心仪新秀。虽然今年并非“选秀大年”但有很多潜在的角色球员存在,特别是在前锋线上,值得很多球队搏一把。

在今天的NBA里,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看看火箭队的PJ·塔克,他能整个晚上像牛皮糖一样紧紧贴在安东尼·戴维斯的身上,到下一个晚上还能面对卢卡·东契奇寸步不让。罗伯特·考文顿同样如此,虽然他的职责是镇守禁区,但一样需要防守外围的小个子后卫。在进攻端,塔克和考文顿两人的攻击手段都是三分,除此之外做得最多的,就是像中锋一样给队友掩护,并时不时空切到篮下。

如今的联盟对场上位置越来越模糊,已经变成了一个无位置的赛场。像塔克和考文顿这样的锋线球员,几乎干着所有工作。

像一支能同时拥有詹姆斯·哈登和拉塞尔·威斯布鲁克这样后场双核的球队并不多见,找到与其匹配的锋线更是难上加难。火箭很幸运,他们的队伍中一下子存在两个各司其职,且分工明确的三号位。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2)

塔克的生涯履历并不精彩,在2005年选秀大会上,他在次轮第5顺位才被选中。不过新秀赛季只在猛龙打了17场比赛后,他就黯然离开NBA,前往海外淘金。直到漂泊5个赛季,塔克终于在菲尼克斯太阳那里谋求一份合同。

考文顿是2013年的落选秀,生涯第一个赛季与火箭短暂签约,但在第二年就被裁掉。后来他来到了费城,并逐渐坐稳球队首发。可以说,考文顿是落选秀中极少能打出名堂的球员,他的技术无缝衔接当今的战术特点。

纵观整个联盟,并非所有球员都像肖恩·巴蒂尔一样,一开始都具备全能锋线特需的技能。即便是塔克和考文顿,同样有着各自的缺点。前者身材矮小,只有1米98的身高,大学时完全没有三分能力;后者虽然现在的防守出众,但初入NBA时,也是一个被人诟病的跳跳男。

巴蒂尔算是锋线球员当中的另类,早在为杜克大学效力期间,他就向外界证明了自己能在高强度的防守上依旧保证三分高效。除此之外,他还拥有一手靠谱的传球,能在挡拆之后轻松换防对方后卫,甚至与大个子中锋对位。即便是像科比这样的核心箭头,他照样可以为球队提供可靠的防守帮助。最令人惊喜的是,他甘愿接受在明星队友身边充当角色地位。

2020年的NBA选秀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在我们与一些总经理和主管的对话中显示,外界早已对大学球员们的排名和选秀报告一清二楚。当然了,这是一种典型的选秀方式。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媒体早已将光环强加于那些崭露头角的年轻人身上。不过这种排名并非一成不变,每年都会出现“伤仲永”的例子。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3)

我们总是在想,像塔克或者考文顿这样优秀的球员,人们是怎么做到完全忽视的。但也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比如准备选择一位核心,就像巴蒂尔,最后却成长为一个有效的角色扮演者。

我在2020年NBA选秀指南中,发现了14位球员有潜力成为我心目中的“PJ·塔克”他们在自己的比赛中都会出现不同的问题,有些人的三分跳投不稳定,有些人需要在挡拆上下功夫,还有些人身材太瘦了,让人怀疑他们的防守优势。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没有一个是现成的3D型锋线。

塔克应该成为年轻球员的典范,他对获胜的渴望强过场上每一个人。每场比赛他都打得很卖力,而且相当聪明。在我的观察中,这届选秀只有科罗拉多大学的泰勒·贝伊似乎有点儿塔克的影子。

教练们通常都会担心新秀的换防能力,但这对泰勒·贝伊来说不是问题。他会勇敢地站在进攻球员面前,无论是协防三分线外的射手,还是持球突破的后卫,他都能给对手送出结结实实的大帽。在下面的片段中,贝很好地展现了自己的预判能力,屏幕右下角穿着1号球衣的就是他。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4)

贝伊机警地在篮筐右侧来回踱步,在看到内线出现大空裆后,他赶紧从右侧底角换防到中路,直接起跳阻挡对手扣篮。贝伊的身材比塔克瘦点儿,但凭借2米01的身高和2米16的臂展,以及快速起跳的跳跃能力和核心力量,可以让他在NBA成为一个有效的篮筐保护者。不过和塔克初入联盟欠缺的一样,贝伊还需要加强个人在外围的防守能力。考虑到他在大学展现的职业素质,和已经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很难怀疑他不会达到要求。

如今贝伊面临的最大是外线投篮,这同样是塔克的短板。大学期间,塔克三年里只出手了4次三分,不过贝伊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仅仅尝试了59次,命中率为31%。不过好在他挡拆后的空位三分不错,命中率达到了令人兴奋的75%。值得称道的是,科罗拉多大学不仅在低位特意给他布置战术,甚至还让他频频参与到其他进攻中。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5)

注意看替补席上队友们的反应,贝伊是个很有激情的球员,他能为其他队友定下基调。这些无形的力量能让他在球场上的贡献超过了他的直接技能。不过我们也不能忽视贝伊的缺点,比如他的非惯用手不熟练,脚步不太扎实,甚至横移速度也略显缓慢。更重要的一点是,他的投篮太不稳定了,尤其是出手后的不规则落地,就像上面的动图一样,随意又浮夸。也许进入NBA后,他可能会成为一名可靠的射手,但这需要时间。

密西西比州立大学的二年级学生罗伯特·伍德沃德二世也符合类似情况,他大一时的三分命中率仅为27%,但到了大二,则跃升至43%,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飞跃。尽管他的罚球命中率(本赛季64%)仍然很糟糕,不过他和贝伊很像,也是一块尚待雕琢的璞玉。伍德沃德是一个全面的锋线,并且专注于防守和传球。以下这个片段,是他作为防守球员的精准判断和开阔视野的体现。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6)

伍德沃德是左上角的12号,他本来是站在禁区防守大个子中锋,但是对方在底角出现空位后,他赶紧转身拦截了传球。接下来就是全场最大的亮点了,他用一个隔人高空吊球秒传,助攻队友轻松完成上篮。伍德沃德有2米01的身高,2米16的臂展,以及106公斤的体重,他可以像考文顿一样对比赛产生影响。

奇怪的是,在当年的选秀大会上,考文顿并没有表现出像贝伊和伍德沃德这样的风格。他在田纳西州立大学效力了四年,场均能砍下14.8分,投篮命中率和罚球命中率分别为42%和80%。仅从数据上看,他的进攻能力毫无疑问,而NBA球探担心的是他当时毫无激情的打法,以及缺乏基本功的防守。所以后来加入76人后,考文顿不得不改变他的打法,从大学时期的进攻首选,变成很少运球的3D。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大一新生帕特里克·威廉姆斯,将不得不在下一阶段经历类似的转型。在为塞米诺尔人队替补出场的时候,这个强壮的2米03前锋展现了防守的多功能性。不过一旦寻求比赛风格的转变,投篮对他来说可能会是件进展缓慢的事情。大一赛季,他场均只能得到9.2分,并非球队的主要得分点。根据Synergy Sports数据显示,他一共出手了43次跳投,命中了其中的18球,命中率为41.8%。他也有一个坏习惯,就是在高速前进时无法控制住脚步,以至于扎到禁区被对手包夹。

威廉姆斯应该向他的队友,也就是大二的德文·瓦塞尔学习,后者在一个低使用率的角色上表现更加出色。瓦塞尔的技术特点很容易形容,定点三分,快攻转换,以及空切。而且瓦塞尔值得称赞的是,他每一年都对技术进行打磨,尤其是在控球方面,更是取得很大进步,否则他也不会在大一时只命中一次运球跳投,到了大二命中了39次。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7)

瓦塞尔的后脑勺一定长了眼睛,因为像上面这样的比赛对他来说是例行公事。即使他不直接参与到防守中,也能凭借意识掉对手的进攻。他在上面的片段中完成了一记令人讨厌的盖帽,但其他时候他只是换个方向就做到了,阻止对手朝他们想要的方向进攻。作为一个人盯人的防守球员,无论面对的是哪种类型的对手,他都表现出了良好的判断。虽然本届选秀中没有“肖恩·巴蒂尔”但表现出同样不放弃精神的瓦塞尔,是最接近巴蒂尔的人。

瓦塞尔不是一个完美的锋线,和身高2米03体重100公斤的巴蒂尔相比,他那身高2米体重88公斤的身材,显得实在太苗条了。为了能有效和NBA级别的前锋对位,瓦塞尔需要变得更强壮。如果他带着这样一个纤细的身躯,可能会限制他的防守能力。

奥本大学的大一新生伊萨克·奥科罗,预计会成为选秀大会上的一匹黑马,他是位身高1米98体重102公斤的天才。在防守球员身上,他拥有你想要的一切,努力、力量、敏捷、低调。但每当球队落后三分时,大学的对手就开始在进攻上忽视他,因为奥科罗在篮下的命中率高达68%,但在球场上其他地方的命中率却只有25%,三分命中率也仅为29%。

像奥科罗这种类型的球员经常出现,我们在2015年就看到过两个,分别是贾斯汀·温斯洛和斯坦利·约翰逊。这俩人的跳投都不稳定,温斯洛职业生涯三分命中率只有34%,约翰逊更是差劲,只有29%,现在他几乎快要被NBA淘汰了。奥科罗究竟会落在哪一边,还有待观察。

锋线球员肩负着巨大责任,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图8)

正是有很多奥科罗这样的球员,才让选秀变得具有性。考虑到联盟现在各支球队对侧翼的重视,我们很有兴趣看看哪些球队愿意在选秀中碰碰运气。冈萨加小将科里·基斯珀特是一个出色的射手,有可能在次轮被选中;范德比尔特大学二年级的亚伦·奈斯米特和大学一年级的杰登·麦克丹尼尔可能在首轮被摘走;特拉维夫马卡比队的外籍前锋德尼·阿夫迪亚有可能会成为一张刮刮乐。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球员

球员,词语,亦是体育术语,是指球场上的比赛的人。

锋线

锋线是两种性质不同气团之间的狭窄过渡带。空间状态是倾斜的,上面是暖气团、下面是冷气团。锋的宽度,在近地面层约几十公里,在高层可达200—400公里,同气团宽度相比则十分狭窄,故可把它视为一个几何面,称为锋面。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