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晚的人大首场新闻发布会,是否会相应减少

日期:2020-05-22 21:55:0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660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郭媛丹21日晚间,十三届三次会议发言人张业遂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的国防开支无论总量、人均还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都是适度和克制的。在当晚的人大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 记者郭媛丹21日晚间,十三届三次会议发言人张业遂在回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中国的国防开支无论总量、人均还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都是适度和克制的。

在当晚的人大首场新闻发布会,作为每年的必答题,国防费问题再度被提出。 针对记者“疫情对于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是不可避免的,那中国国防预算与去年相比,是否会相应减少?”的问题,张业遂表示,中国的国防开支无论总量、人均还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都是适度和克制的。从世界范围看,中国国防费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多年保持在1.3%左右,应该说大大低于2.6%的世界平均水平。如果与第一大军费开支国相比,2019年中国国防费总量只相当于它的四分之一,人均只相当于它的十七分之一。

自2016年以来,我国国防预算增长率已经连续四年降至个位数,增长幅度维持在7%-8.1%之间。2016年至2019年,国防费预算增幅分别为7.6%、7%、8.1%和7.5%之间。接受《环球时报》采访的各界专家认为今年国防费预算依旧会维持增长,但增幅会进一步放缓。

2019年7月份公室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第五章节“合理适度的国防开支”中表示,中国依据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和国防需求,合理确定国防费规模结构,依法和使用国防费。“国防费占GDP的比重稳定,与国家财政支出保持同步协调增长。”

一位匿名的观察人士对《环球时报》表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肯定的,经济社会发展指标都会有所调整,在这种情况下军费不可能比较明显的上涨。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城市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刘正山21日对《环球时报》表示,今年国防经费会维持下调趋势,“今年是我国全面脱贫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年,国家发展的重心在于民生,加上疫情的影响,将更加重视民生问题,因此,国防经费增长率应当继续下调,这也符合发展大趋势。”

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表示,近30年国防费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重一直保持在2%以内,2012年至2017年,国防费占GDP平均比重为1.28%。此外,根据公开报道,2018年国防费占GDP的比例约为1.3%,2019年是1.2%。白皮书表示,中国国防费无论是占GDP和国家财政支出的比重,还是国民人均和军人人均数额,都处于较低水平。

上文中的观察人士认为,虽然受疫情影响但今年军费也不会大降,略有一点涨幅或降幅都可以看做大体持平。“当前中国面临着多种安全威胁和,一方面 分裂势力的分裂言行不断;另一方面,有些外国政客丧失理智,政策走向难以预测,这就要求中国必须维持足够的防卫力量,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

刘正山认为, 相比一些产业领域的政府投资支出,国防经费对经济增长的拉动效应较低。从国际经验或者经济学理论上看,国防经费支出的比例不宜太高,否则存在挤出效应,对经济增长带来负面效应。“不过从我国的情况看,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相比,占比相对不够高,国防经费支出,对经济增长存在正向的积极作用。”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国防费

国防费(nationaldefenceexpenditure)国家用于国防建设和战争的专项经费。国防费是国家分配社会产品所形成的特定部分和财政预算支出的一个项目。

国防

国防就是是国家的防务,指国家为防备和抵抗侵略、制止武装颠覆,保卫国家的主权统一、领土完整和安全所进行的军事活动,以及与军事有关的政治、经济、科技、教育等方面的活动。国防一词起源于中国古代,《后汉书·孔融传》记载:臣愚以为宜隐郊祀之事,以崇国防。古人视礼义为维护社会国家的安全力量,必须严格遵行,防止逾越,称为国防;现代指为保卫国家的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防御外来的武装侵略和颠覆所采取的一切措施。国防伴随国家的产生而产生,服务于国家利益。丘吉尔有一句名言:“我们没有永恒的朋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此言语中的国防直接关系国家的安全、民族的尊严、社会的发展。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