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孙俩的身影在日落的余晖中

日期:2020-05-22 20:36:2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11
很多时候,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一切都来得及,于是我们总是不慌不忙,想着再等等。哪知道,有些话来不及说,有些愿已无法了。我一直怀念童年时代,那个戴着红袖章的爷爷。我记不清他的面容了,只记得他很消瘦,穿着

很多时候,我们总以为来日方长,一切都来得及,于是我们总是不慌不忙,想着再等等。哪知道,有些话来不及说,有些愿已无法了。

爷孙俩的身影在日落的余晖中(图1)

我一直怀念童年时代,那个戴着红袖章的爷爷。我记不清他的面容了,只记得他很消瘦,穿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显得特别精神。那时候,我家住在县城城郊的一个小村子里,两公里外有个火车货运站。因为附近都是村落,所以,在我们村子通向外面的必经处,被安置了一个匝道口。匝道口很简单,除了用来拦截过往车辆的一条栏杆,还有一间小木屋,那是供工作和休息的地方。小木屋已经很旧了,我不知道,它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霜雨雪,在我看来,那就是个特别的所在。

爷孙俩的身影在日落的余晖中(图2)

匝道口,只有两位,那位爷爷就是其中一位。每天我们上下学,都要经过匝道口,运气不好的时候,碰到火车即将通来就要等上五六分钟。有时候,那些调皮的男孩子等不急,就要从栏杆下面钻过去,这时,另一位就会骂骂咧咧:“想死死远点!一帮子小死人。”但是,如果是那位爷爷值班,他会拿着小红旗,站在边上说,如果大家都能遵守规矩,那么等会儿火车过去了,可以每人领一颗糖果。对于那时候的孩子来说,有糖吃已经相当幸福了,大家果然就守规矩了,等火车过去后,领了糖果一哄而散。后来才知道他是特意去买了糖果,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小孩子,不钻栏杆,安全回家的。

有一次,我落单了,一个人背着书包回家,路过匝道口时,刚好看到了爷爷。随着“铛铛铛”的声音,栏杆放下了。我一直是个老实、守规矩的孩子,就等在了原地。爷爷拿着红旗出来看到了我,问:“小姑娘,今天怎么一个人了?来跟爷爷说你上几年级了?”“一年级”我怯生生地回答。“会背古诗吗?”我们的谈话声渐渐地淹没在火车的轰隆声中。打那以后,我见到爷爷时又多了几分亲切地感觉。

爷孙俩的身影在日落的余晖中(图3)

一个冬日的早晨,我步行去学校,已经念小学二年级的我依然内向羞涩。“咦,小姑娘,是你啊!来,上车,爷爷载你去学校。”爷爷让我坐在他自行车的后座上。“手冷不?来,放在爷爷大衣口袋里,暖和暖和。”我一直没说话,就这么被动地按爷爷说的做,口袋很暖和,这种暖乎乎的感觉一直沁入到了我的心里。以至于很多年后,有人问我手冷不?给我一个暖宝宝的时候,我都会想到爷爷口袋的温度。但是我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看到他就是羞涩地一笑。他有时候会摸着我的头说:“真是个羞涩的女孩儿,爷爷家里有一个孙女,刚会走路,爷爷喜欢女孩子,文静漂亮”我能看出他眼里的那种思念,我什么都做不了,只有静静地陪他站着。也许,那时候我已经把他当做自己的爷爷了,他又何尝不是呢?爷孙俩的身影在日落的余晖中,越拉越长。

日子就那么静静流淌着,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暑假里,除了写作业和看书,或者跟小伙伴去林子里采野果子。等到收完满眼金黄的稻谷时,也就开学了。我一如既往地上学放学,可是好几天没看到爷爷了,回来问妈妈爷爷去哪里了,可妈妈也说不清楚。我不知道还应该去问谁,就只好盯着暑假里为爷爷画的画发呆我没有画画的天赋,画画的很难看,但是我想把画送给爷爷,告诉他,我很喜欢他。后来,听别人说,爷爷身体不好回老家了,再也不回来了。后来画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再后来匝道口也拆了,货运站也变们拍照留念的背景了,只有长长的铁轨还在向远方延伸着,仿佛在盼着某个人归来。

爷孙俩的身影在日落的余晖中(图4)

生命来来往往,我们以为一直都会在的那些人和事,可能一瞬间就会消失在你身边。所以不要寄托太多给明天,毕竟唯一可以确知的只有今天。世事无常,见想见的人,做想做的事,活在当下,不留遗憾。

爷孙俩的身影在日落的余晖中(图5)

爷爷,又是立冬了,不论在哪里,您还好吗?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爷爷

爷爷(汉文词语)[yéye]1、祖父2、对跟祖父辈分相同或年纪相仿的男人的称呼。本义为父亲,现在常用的意思指祖父。今不特呼父,凡奴仆之称主,及僚属之称上官皆用之。对长一辈或年长男子的尊称。旧时对主人上官或尊贵者的称呼。祥子明知道上工辞工都是常有的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孙辈们称爸爸的爸爸为爷爷。

  • 网友评论
返回顶部